Collated by Ying Chan

Shun Hing College students at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are hosting a mini-marathon celebration of World Poetry Month by reciting selections from their countries and cities. The poems, delivered in respective native languages, are accompanied by short introductions of the poets and the selected poems.

“ As a global form of literature, poetry is an expression of individual and collective identity, culture, experience, and heritage. We hope to share with you our diverse heritage, beauty, and wisdom through poetry,” said Nicolo Ludovice, resident tutor of the college and the driver behind the initiative.

The recitations are produced by the…


By Ying Chan, Master, Shun Hing College,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18 November 2020

Mask-on and social distancing in a discussion at the residential college (SHC Media Team photo)

The message arrived at my cellphone at 3:10 pm: a student in the residential college I oversee has been sent by the university clinic to take a coronavirus test, as one of her friends was in close contact with someone who had been tested positive. Our student also had a slight cough and a running nose, symptoms of COVID-19.

The message set off all the alarm bells.

Immediately, my team of residential tutors sprung into action. The student was moved to a room for students…


By Ying Chan

30 October 2020.

This is a follow-up to my article “A communist party member for a top job at HKU?” (Medium 26 October, 2020), updating latest developments, including HKU Council’s decision to appoint Professor Shen to the VP-PVC position.

I am not a communist party member……It was an oversight by the webmaster of the respective websites,” Professor Zuo-Jun Max Shen, vice-president and pro-vice-chancellor (research) designate at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said in a statement released through HKU shortly after the University Council voted 21–1 to approve his appointment to the position at its meeting Tuesday evening.

Professor Zuo-Jun “Max” Shen, addressed the graduating class of 2020, Dept of Industrial Engineering at UC Berkeley (YT photo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rUgNZBFI9A)


By Ying Chan

26 October 2020

See follow-up story on latest developments at “It was an oversight by the webmaster”

1/. Professor Zuo-jun Max Shen of UC Berkeley has been nominated as the only candidate to the position of Pro-Vice-Chancellor and Vice-president (research), at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The University Council will vote on the nomination on 27 Oct, 2020. The HKU community only learned of Shen’s candidacy at about 1 pm on 23 Oct, 2020 when local media broke the story.

Professor Zuo-jun Max Shen (UC Berkeley Photo)

2/ Web forensics shows that Prof Shen has been listed as a member of the party committee…


美國人發現自己加入了失敗國家的行列,被一個功能失調、對民眾的死亡負有主要責任的政府統治,這是美國時代結束的悲劇性句號。

作者:韋德·戴維斯 (Wade Davis) , 人類學家,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文化和生態系統風險領導力講座教授/ 陳婉瑩譯 /譯稿原刊端傳媒

1/11/2020

譯者前言】韋德·戴維斯 2020 年 8月6日在《滾石》雜誌(Rolling Stone)發表長文「美國的解體」(The Unraveling of America),在網上飆紅,一連五週的閲讀量高居《滾石》榜首。到現在,文章的閲讀量已超過500萬,在社交媒體出現逾3億6千萬次。戴維斯也成為了網絡紅人,頻頻被媒體邀請亮相接受訪問。

作者把COVID-19疫情放到一個大歷史的角度,配以具體的數字和大量事實,來支持美國「解體」 的論述。作為一個身在加拿大的大學教授,作者用詞極狠,稱特朗普總統為「說謊者和騙子,拙劣的惡霸」。大概為了提防誤解,他在CNN的訪談中講了他和美國的關係:他也是個美國人,在美國讀大學和拿到博士學位,兒子現在美軍服役海外,大有「愛之深、責之切 」之慨。

在給我的電郵中,他提到對讀者熱烈的反應感到意外,特別是回應中人不是以特朗普的支持者居多,而是對美國「懷著深深的悲哀」的民眾。他說,「我熱愛美國、這塊惠特曼(Walt Whitman,詩人)和林肯之地的純潔精神。但有時如果你要所愛的人還有任何重生的機會,你必須在他們面前舉面鏡子、揭示他們的現狀。這是康復路上的第一步。我把這篇文字作為一個對自己家庭的干預(A family intervention)。」

戴維斯寫那篇文章時,未得到編輯約稿,完稿後發給了在《滾石》做編輯的老友發表,不料引起轟動。

戴維斯是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The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的文化和生態系統風險領導力講座教授,他也是個探險家、攝影師,一個行動型的學者。他的獲獎著作包括 “Into the Silence” 和 “The Wayfinders” ,新書《瑪格達萊納:夢想之河》(Magdalena River of Dreams)剛在上月出版。瑪格達萊納河是哥倫比亞的大動脈,發源於安第斯山脈海拔3600米高的崎嶇荒地,向北流淌近1600公里,穿越雲霧繚繞的峽谷,流過遠古的神秘巨石,將下游灌溉成為肥沃的平原,最後流入加勒比海。使人擔心的是,這哥倫比亞的母親河因為兩岸過份的開發和污染正面臨滅絕。

他在電郵中說,「《滾石》的文使新書的曝光率大增,我的朋友阿巴德把這書形容為『一封寫給哥倫比亞的情書』。這本書不避諱真相,但寫得很有同理心和愛慕之情。我想這種卑微的方式,或許能讓哥倫比亞人衝破消極和絕望。人民對自己的命運越有自豪感,持久和平的前景就越大。我希望你有機會讀到它。」這種心情,看出來也是他寫「解體」長文的初心。

我聯繫原作者,取得這文章的中文版權,基於兩個感悟:

第一,作者行文不避諱真相,懷著同理心和愛慕之情,講自己心愛的土地的故事。這在華文世界可能嗎?真正的愛國者,敢於在國家面前舉起鏡子,如實地揭示現狀,我們有這個膽量嗎?

第二,美國總統選舉將在幾天後舉行,這是學習美國文化、政治運作的時刻 (learning moment ),像一位老朋友說的,我們不必「崇美」,也不要「仇美」,但是要「知美」、了解美國。本文提到在高度發展的資本主義社會中,人際之間極端疏離的現狀,特別值得我們警惕 。

戴維斯授權我負責文章在華文世界的版權,由端傳媒獨家首發。轉載請和我直接聯繫。(前言完)

“‘Abandoned’, United States, Colorado, Steamboat, Countryside” by WanderingtheWorld (www.ChrisFord.com) is licensed under CC BY-NC 2.0

我們一生中從未經歷過這樣的全球性現象,人類前所未有地在數字技術空前普及的情況下聚集,關注同一個生存威脅,被同樣的恐懼和不確定性所吞噬。我們還熱切期待着相同的、雖尚未被實現的醫療科學的承諾。

在短短一個季節裏,文明被一個比鹽粒小一萬倍的微寄生生物帶入低谷。COVID-19不僅攻擊我們的身體,還攻擊我們生活的文化基礎,攻擊社區和人們賴以建立聯繫的工具,這些對人類來說,就像爪子和牙齒對老虎的意義一樣。

迄今為止,我們對COVID-19的干預主要在於減緩傳播速率,和拉平發病曲線。我們眼下還沒有治療方法,也不確定疫苗會在近期誕生。腮腺炎疫苗是有史以來開發時間最短的疫苗, 但也花了四年。COVID-19在四個月內殺死了10萬美國人。有一些證據表明,自然感染不一定帶來免疫力,這讓人質疑疫苗的有效性。疫苗的安全也要得到保證。要對全球人口接種疫苗,只要每一千人中有一人出現致命的併發症,就意味着數百萬人的死亡。

大流行病和瘟疫往往對倖存者來說,是在不知不覺中改變了歷史的進程。在14世紀,黑死病殺死了近一半的歐洲人口。勞動力的稀缺導致了工資的增長。上升的期望值導致了1381年的農民起義,標誌着統治了歐洲中世紀一千年的封建秩序開始終結。

COVID大流行將成為一個被人們銘記的歷史時刻,這標誌性事件的意義,只有在危機過後才會顯現出來。它將成為這個時代的拐點,就像1914年費迪南大公被暗殺、1929年的股市崩盤和1933年阿道夫·希特勒的崛起,成為上世紀的基本性的標杆一樣,預示着更大、更影響深遠的後果。COVID的歷史意義不在於它對我們日常生活的影響。畢竟,在文化方面,變化是常態。人們在任何時候、任何地方都在面對生活上種種新的可能。當公司取消或縮小中央辦公室的規模,員工在家辦公,餐館停業,購物中心關閉,流媒體將娛樂和體育賽事帶入家庭,航空旅行變得越來越麻煩和痛苦,人們會慣性地適應。記憶的流動性和遺忘的能力也許是人類最令人困擾的特徵。歷史的教訓顯示,這能力讓我們能夠接受社會、道德或環境任何程度的退化。

毫無疑問,金融的不確定性將投下漫長的陰影。環球經濟體制的上空,籠罩著一個發人深省的共識,即地球上所有國家手中的所有金錢將永遠不足以抵消整個世界停止運作時所遭受的損失,各地的工人和企業正面臨在經濟和人類生存之間的選擇。

這些變化和情況會讓人不安,但除非經濟徹底崩潰,否則不會成為歷史的轉折點。但可以肯定的是,這場疫情的大流行對美國的聲譽和國際地位會造成絕對破壞性的影響。


Collated by Ying Chan / 11 April 2021

This is the second report of a series on our celebrations of World Poetry month at Shun Hing College,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For our first story, see “Sharing our heritage and wisdom through poetry,”

To celebrate World Poetry Month, the Shun Hing College Tutorial Team performed “On Friendship” by Kahlil Gibran (1883–1931), a Lebanese-American writer whose works have inspired generations of Arabic writers, immigrant poets, and international lovers of poetry. …


陳婉瑩

2020 年12月18日

早上友人傳來新聞,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宣布已斥資58億港元購買輝瑞、莫德納、北京科興三家公司的新冠疫苗,其中輝瑞疫苗獲得獅城衞生科學局批准使用,使星洲成為亞洲首個批准輝瑞疫苗的國家,民眾預料月底便可接種。

友人加上一句:“同樣買同樣講疫苗,星與港不可同日。”

特首林鄭月娥上週五記者會上宣布採購疫苗進展(香港政府照片)

他說的是李顯龍講話乾脆俐落,比對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上週五宣布疫苗時,發放資訊混亂,兩地高下立見 。搶購得疫苗應是美事,本可讓民望低迷的港府領功,但是林鄭帶領高官以「好打得」 的姿態出場,放出負面情緒。林鄭糟蹋得分的機會事小,引起公眾對疫苗疑慮事大,港府結果要一連兩天深夜發出中英文新聞稿澄清。 港府目前的控制疫情 ,讓經濟和社會恢復正常運行。港府買到疫苗只是個開始,連串挑戰還在後頭。

林鄭記者會上,引發了不少疑團:

港府向什麼公司購買疫苗?

在周五 …


陳婉瑩 2019年9月24日

( 本文原刊于2019年9月20日出版的 香港明報周刊

「為了中醫的國際聲譽, 中醫界一定要發聲。」

基於這個信念,劳力行中醫師多年來在香港、中國大陸和歐美的大小會議上,一再倡議停止穿山甲鱗片入藥。 在這個全球保育界首要的問題上,勞有發聲的資格:他的學歷、經歷横跨中外,兼顧臨床診療和學術研究;他持有美國馬里蘭大博士學位 , 上海中醫藥大學本科畢業;在美國求學和工作22年後,他在2003年來港出任香港大學中醫藥學院院長。來港前,他是馬里蘭大學的正教授、整合醫學中心的負責人。九月底,他離開港大,出任 美國 Virginia University of Integrative Medicine 的校長。

中國是穿山甲鱗片的消費大國,民間認為鱗片產品能消腫、催乳和促進血液循環。

勞醫師說,藥典這樣說,但是沒有科學根據,也沒有臨床的研究 。 「中藥藥效有些是象形的,穿山甲,能穿山嘛,所以它一般就被認為有“疏通”的功能,能治療婦女閉經、母乳不通、瘀血等病症。」

支持保育的中醫界倡導用植物成分代替動物成分入藥, 將瀕危野生動物從醫藥中剔除。其實,傳統中醫學已經提供了很多代替品。

劳力行醫師

翻開「中藥學」教科書,勞力行說,第十六章活血化瘀藥這部分,就列有二十多種中藥,穿山甲只是其中一種, 其他有王不留行,雞血藤,重樓等等,都可以代替穿山甲的藥效。」

中西醫研究者謝長奇研究發現,動物實驗中,植物成分王不留行在改善泌乳能力和毒殺肝癌細胞的效用方面,與穿山甲並無差異,甚至要有優於穿山甲,起效更快。

中國醫藥學者做過不少關於穿山甲的研究,他們發現穿山甲鱗片的成分實際上和豬、牛、羊的蹄甲一致。在小鼠實驗中,研究者們也發現豬蹄甲促進泌乳和消炎的效用,也和穿山甲差不太多。

以上研究都只是動物實驗,目前沒有臨床實驗證明穿山甲有上述藥效。

勞醫師說,香港和內地的中醫師已經不開有穿山甲鱗片的藥方了,但是內地藥企得到批文還可以生產含有穿山甲成分的成藥。這是市場問題,有利可圖。要進一步禁止,需要推廣教育,也需要中醫界的合力。

2010年,勞力行從美國專程到了北京 ,剛是虎年, 他代表國際保育組織“野生救援”(WildAid)在一個中醫界的會議上發言,呼籲中藥用植物成分代替虎骨。 會上有國內學者認為可以考慮養殖代替捕捉野生動物,以繼續使用虎骨成分保持供應,但西方學者普遍反對。

到今天,養殖老虎的建議再沒有市場,有關穿山甲卻出現了類似的意見。

不過,勞說:「養殖穿山甲不解決問題,反而可能讓偷獵野生穿山甲更加猖獗 — — 有養殖的,肯定會有人說野生的更好,反而讓野生穿山甲變得更值錢,鼓勵更多了非法行為;偷獵、走私。 」

在香港,港人對瀕危野生動物的保護意識增加了, 大眾普遍認為穿山甲應受到跟老虎和犀牛一樣的保護,不久前一個保育組織的調查顯示,85%受訪者同意“中藥應逐步停止使用瀕危野生物種,同時須推廣可持續發展的草藥替代品。“

在內地,1993年,中國加入聯合國保護野生動物公約後,發布通知禁止虎骨/犀牛角入藥,通知有效期島2018年為止。2018年一度傳出藥用虎骨解禁的消息,不過隨後國務院宣布繼續嚴格禁止虎骨和犀牛角入藥和貿易。

護虎成功,穿山甲的保衛戰還待努力, 不過進步是有的,北京兩周前公佈,穿山甲不列入醫保範疇了。

香港和內地都將野生動物分成Ⅰ類、Ⅱ類兩個類別。一般而言,Ⅰ 類保護動物受到的待遇較高,嚴格禁止藥用和買賣;Ⅱ類則表示在取得官方授予的資質的情況下,可以買賣或者藥用。穿山甲在香港屬於Ⅰ類,在內地仍為Ⅱ類,但今年8月有消息傳來 — — 中國內地正在研究將穿山甲提升為Ⅰ類保護動物

為什麼還是用穿山甲?勞認為主要兩點,民間宣傳不到位,政府規管不嚴格。

愛護動物,是中醫的傳統,勞舉例唐代孫思邈在《大醫精誠》里說的:「至於愛命,人畜一也。⋯⋯夫殺生求生、去生更遠。」意思是,動物和人一樣,都愛惜性命,如果殺生來求生,那麼離生的意義更遠。

勞說:「不要以為殺生動物無所謂,沒有關係,生態鏈循環,最後還是會影響人類自己。」

不意外地,為瀕危動物講話的中醫師還是極小數,他說,我們要多講話,不然大家有誤解,以為中醫還用穿山甲,其實現在已經很少。

劳是樂觀的,他說,香港有三家中醫學院,港大之外,還有中文大學和浸會大學的醫學院,大家有聯席機制,香港做事規範,可以發揮更多作用。保護動物,從瀕危動物開始,一步一步慢慢來,最終的目的是把植物全部取代動物成分。


09–07–2020 ,原載 《灼見名家》

剛成立的維護國家安委員會7月6日舉行首次會議,晚上8點公布了警務處維護國家安全部門等執法機構的國安法《實施細則》,同日刊憲,7日生效。國安法的文本顯示,國安委將會繼續發布類似的實施細則,同時會成立「有關機制」,像官方所言「完善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的執行機制」。辣招陸續有來,港人要綁好安全帶,好好學習國安法,趨吉避凶了。

香港政府新聞處圖片

國安法為香港管治帶來的根本的變化

港版國安法為香港管治帶來的根本的結構性的變化,引進了一個嶄新的維護國家安全的系統和機制,滲透原來的港府體系,層層扣緊。「國安」、「國安委」等名詞也將從此進入香港的話語。根據國安法文本,筆者整理了這個國安機制的內涵與從屬關係,製作了個圖表,給大家參考,歡迎指正。


19 Dec 2018

這一組三篇文章,原刊于香港《明報》2018年12月9日星期日生活版,談峰會來到香港的源起、對香港的意義,和基因編輯所引起的爭議和輿論風暴。 我另外邀請了北大北京大學生物學博士、《知識份子》特邀評論員劉新星撰寫 「科學家反对人类生殖系细胞基因编辑 」, 附在本文後面。我的第二篇報道題為 「我被捲進基因組編輯嬰兒風暴

那是徐立之難忘的一周,作為分子遺傳學家、港科院創院院長,他主持了歷史性的第二屆人類基因組編輯國際峰會,從事這個領域的頂尖科學家、倫理學家、政策制定者等500 餘人雲集香江,濟濟一堂。沒料到,峰會前夕一個在行業內少有耳聞的內地學者引爆了一個被形容為「史詩」(epic)層次的突發新聞,把大會推到國際新聞的風口浪尖。

港科院創院院長、基因專家徐立之 (陳婉瑩)

整整 4 天,基因專家徐立之, 在新聞風眼中和大會籌委會一起面對在場260 名中外記者的質疑。更具挑戰的,是主辦者和講者要面對全球每一個角落同行專家的監察,峰會全程直播,「收視率」最高時吸引了180 萬人同時觀看,其中很多是世界各地頂尖實驗室的科學家。在互聯網時代,參會者台上台下的言行和舉動,馬上就會引來在 Facebook、Twitter等社交媒體平台的點評。

大會結束後的周一, 我和徐教授在港大的教授餐廳見面,他提早了半小時如約而至,身穿紅白條子襯衣,帶個黑色的背包,看來比之前一周輕鬆多了,滿臉笑容。

我問﹕「周末休息了嗎?」他說﹕「我周六去行山,昨天星期天跟學生聚會,沒事啦。」我看他還是在忙,邊打開背包給我看裏面的西裝外套,邊說﹕「這裏還有領帶,下午要開會。」從背包拿出金色的 Macbook,客套話不說,他把一堆有關峰會的公開材料 Air Drop 給我。「這是我的流動辦公室。」他有好幾個辦公室,兩點正一定要走。他點了個咖喱魚飯,邊吃邊和我談峰會來到香港的源起、對香港的意義,和他對香港科研發展的看法。

峰會緣起

香港作為峰會的東道主是個偶然。第一屆人類基因編輯國際峰會在華盛頓舉行, 主辦方包括中英美三地頂尖的科學機構﹕美國國家科學院、美國國家醫學院、英國皇家學會和中國科學院。當時宣布,2018 年的第二屆峰會在北京舉行。但是,一年前北京突然決定退出,一個說法是北京方面認為在中國舉行的會議,中方一定要做統籌和主持,但是籌委會對此不能讓步。籌委會主席、諾貝爾得獎人 David Baltimore 透過成員之一的 Robin Lavell-Badge 找到了徐立之,邀請港科院接棒。後來美國國家醫學院的院長曹文凱(Victor Dzau)有機會見到特首林鄭月娥,得到她的大力支持。徐說,要開規模那麼大的會議,經費不是問題,他按程序向創新科技署申請經費贊助,得到撥款,可是場地卻最為頭痛,灣仔會展已經滿了,酒店太貴又不適合。幾經辛苦,終於得到香港大學贊助場地,也符合創新基金要求的經費配對要求。峰會如期舉行,在網站和場刊上刊登的主辦方還是英美的科學院,只是港科院代替了中國科學院,中國官方缺席,港科院以地主身分,排名第一。

香港很少基因組編輯的研究、更沒有臨牀經驗,但是徐立之說,很高興安排了香港的學者上台發言,中文大學分子生物學的臨牀應用專家盧煜明(Dennis Lo)主持與哈佛醫學院院長 George Daley 單對單的訪談;港大的分子遺傳學專家謝賞恩(Kathryn Cheah)主持一場討論,兩位都是國際知名的學者。香港學者還有在兩位台上參加專家小組討論:港大的精神類疾病基因專家沈伯松(Sham Pak Chung ) 題目為「基因、基因群和基因變異 」。 香港 衛生署的 Lott Chan,討論題目為 「 在基因組編輯方面的政府行動和顧問意見。」

Ying Chan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