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g Chan

疫情全球蔓延,冠狀肺炎測試將成為新常態,向港府提供首輪服務的公司,有可能成為長期供應商,民間監督更為重要。可惜,特首林鄭月娥對採購內容輕描淡寫,被追問時像擠牙膏般欲言又止。

陳婉瑩 張雯 原載 24–07–2020 灼見名家

香港需要大量新冠狀肺炎測試,但是測試能力不足,政府宣布引進境外和私營測試公司,採用直接採購手法,購買商營測試服務,有關費用由防疫基金支付。

疫情嚴峻,政府棄公開招標而直接採購,可以理解,但是政府透明度不足,加上溝通能力有問題,新政還沒出閘,已經引起民間疑慮。還有,使用內地公司進行大型面向公眾的緊急服務,更需要溝通協調,審慎處理。否則會出現文化和工作方式的衝突。

港府宣布為安老院舍、食肆、物業管理員工、的士司機四類高風險群組免費檢測,但是沒有透露直接採購細節。媒體報道估計接受測試的人數逾40萬,料支出「數以億計」,這樣巨額生意,官家更要透明又透明,詳細透露合約內容,提供測試公司名字、背景、化驗室地址、樣本採取和處理方法。

還有,疫情全球蔓延,冠狀肺炎測試將成為新常態,向港府提供首輪服務的公司,有可能成為長期供應商,民間監督更為重要。

可惜,特首林鄭月娥對採購內容輕描淡寫,被追問時像擠牙膏般欲言又止,用流行官話說,可謂「不夠完美,有改善空間」。

特首是在7月13日見記者時,首次提到正在「已成功接觸及安排私人機構提供檢測服務,兩間都是內地機構,形容雙方商討進度『七七八八』」,但是沒有透露這兩個機構的名字。現場記者提問後,特首只是十分模糊地說一間是深圳公司,在內地和海外做核酸檢測,另一間內地則在澳門做核酸檢測。

還有,合約「數以億計」,如何分配三家公司?

政府沒公布,《明報》7月14日的報道卻引述兩個獨立消息來源,揭露兩家內地檢測公司是香港華大基因科技服務有限公司,以及簡稱「中檢」的化驗公司。

傳媒一再追問之下,食物及衞生局在14日晚上10時發出新聞稿回應查詢,首次披露三間商營化驗所獲聘,分別為華大基因開設的華昇診斷中心(Sunrise Diagnostic Centre Limited)、中國檢驗有限公司(China Inspection Company Limited)及Prenetics。新聞稿稱這三間化驗所能於短時間內提供數以萬計規模的核酸檢測服務,又表示「政府透過防疫抗疫基金以直接採購服務的方式」採購服務。

《明報》快手,馬上去公司註冊處網站查冊,一小時後發稿網上,報道說華昇在6月9日成立,創辦成員包括萬隆福國際及華大基因健康科技(香港)有限公司,分別持六成及四成股份;後者位於大埔工業邨,由深圳華大基因股份有限公司全資持有。華大基因是個龐大集團,深圳華大是其旗下一家公司,上周被美國政府宣布制裁的兩家是集團內其他兩家子公司。

至此,取得合約的三家公司的身分開始明朗化,但又浮現出更多的問題。

中國檢驗有限公司

首先,中國檢驗有限公司是個在香港有30多年歷史的國企,根據其網站,於1982年在香港註冊成立,是「經國務院批准」,「國家質檢總局、國家認監委設在香港的中資企業」,是「綜合性檢驗、測試、認證和鑒定機構」。中檢由6間內地公司持有,中國檢驗認證(集團)有限公司持最多股份,中檢曾公開「全力支持」港區國安法。

媒體報道稱,中檢旗下公司自5月7日獲聘為澳門提供核酸測試,至7月初完成10萬人次檢測。只是中檢官方網站羅列的的業務範圍沒有包括醫療測試:「中國檢驗有限公司……服務範圍已覆蓋工業產品、食品、消費品、動植物及其產品、汽車、再生資源、貿易保障等檢驗、鑒定和認證領域。」

以中檢的國家隊背景,可以調動內地龐大的測試隊伍,問題是該公司如何在香港落實運作,樣本不送內地的話,化驗室建在香港哪裏?是現有的化驗室?還是需要新建?趕建?如何調動人手?人手何來?如何調配?政府沒有說明。中檢也沒有公開交代。

Prenetics

Prenetics 的情況比較透明,公司成立於2014年,專注基因測試,近年來頻頻見報,為業內港人熟悉,成為頗有名聲的初創企業,首席執行官是楊聖武(Danny Yeung),旗下的CircleDNA月前已推出冠狀病毒測試業務,另外又和NGO合作,提供非牟利的測試,每次收費985元,比私家化驗所便宜。

Prenetics月前成為新聞焦點,是因為拿到了英超新冠狀病毒測試的合同,總值400萬英鎊,(約3945萬港元),為球員和職員提供4萬個測試。到6月中,已經為英超的20個球隊進行了8687個測試,其中16個球員和行政人員確診。Prenetics有業績可尋,也有先發優勢,化驗室位在鰂魚涌,佔地400平米,拿到港府測試生意不是意外。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Prenetics標榜自己為唯一被選用的本地私營機構,而有媒體稱其他兩家公司是「內地公司」,其實Prenetics 經過A、B、C 三輪集資,拿到了中國平安集團旗下的平安創新投資基金和阿里巴巴的投資。在這資本國際化的時代,企業要規模化,難停留在純本土生意的框框。

華昇診斷中心

最後,第三家公司華昇診斷中心的情況比較特殊,公司註冊處網站顯示該公司是在今年6月9日才成立,華大基因全資擁有的香港華大健康科技(香港)有限公司持有40%股權,另一間香港上市公司旗下的萬隆福國際另外持有60%大股。華昇引起最大的爭議是化驗室的地址,媒體爭相報道,主事者和政府則諱莫如深。

華昇診斷中心董事長、醫管局前主席胡定旭7月16日(上周四)在NOW電視台說,「採集樣本後,會送到(大埔)工業邨進行PCR檢測。」還說中心周二起已派員到院舍採集員工樣本。

--

--

梁萬年以北京特使專家的權威地位,從國家方針的宏觀高度、結合香港的疫情現況,落實在香港的政策和執行的層面分析,有如對特區政府當頭棒喝。香港今天媒體的報道各有取捨,筆者試圖解讀。

2022年3月8日 , 另刊於灼見名家

新華社在昨晚上(3月7日)21:39:15 發稿,題為「梁萬年: 香港應堅持動態清零總方針 分階段落實目標」文匯大公網兩小時後 (23:39:53) 原文轉發。新華社稿比其他媒體做過的兩個訪問晚了兩天,重提他認為抗疫應以救命為重中之重:「集中醫療資源,優先實現「減少感染、減少重症、減少死亡」。但新華社開宗明義說明「香港抗疫工作應堅持動態清零總方針」 但又說要「分階段落實目標。」 兩句話是新華社的頭題。

新華社的訪問稿中,梁對香港疫情研判的思路更清楚、更系統化。他的一些具體意見,本地專家也有講過,但是比較零散,特首林鄭愛聽不聽,要理不理。梁萬年以北京特使專家的權威地位,從國家方針的宏觀高度、結合香港的疫情現況,落實在香港的政策和執行的層面進行分析,有如對特區政府當頭棒喝。香港今天媒體的報導各有取捨,筆者試圖解讀,新華社原文看https://xhpfmapi.xinhuaxmt.com/vh512/share/10642797

新華社7/3/2022網截圖

--

--

林鄭這一場仗要怎樣打?內地專家已經明確表示救人是重中之重,不是全民檢測,政府是否會將準備全民檢測的資源轉移到拯救長者和高危人群,集中醫療資源,減少死亡?

2022年3月5日,經編輯後刊於灼見名家

內地專家梁萬年來港考察,觸動了特區政府對長者和安老院危機的重視和承諾,挑起了香港媒體對危機爆炸性的報導。香港的科學家、醫生和長者團體長久以來對政府的建言和要求一直受到冷對待,突然看到一線曙光。

長者是疫情的高危族,安老院院友感染後死亡率更高於一般市民及長者。第五波疫情下,至少有680名院友染疫去世,佔亡者過半。 安老事務委員會委員李輝說,院舍已經「全軍覆沒」,全部院舍均出現不同程度的感染,高於官方估計的72%。據官方數字,三月四日新冠死者150人,137人60歲+, 82人來自院舍。現在香港每一家安老院都是潛在的悲劇。我們正面對失去一整代長者的可能。

不到一週,內地專家顛覆了特區政府有關長者的抗疫政策, 為特首在密鑼緊鼓籌備的全民檢測亮起黃燈警號。這是如何發生的?我做了個初步的梳理。

先看事情的時間線

2月28日(週一) 內地公共衛生和防疫專家梁萬年,率領四名專家抵港, 是中央派來助港抗疫的第三批專家小組。梁在來港專家中級別最高,全銜是「中央援港防控專家組組長、國家衞健委新冠肺炎疫情應對處置工作領導小組專家組組長」。

3月3日 (週五)梁萬年和內地專家團訪問三間安老院,了解院舍防疫措施。

同日傍晚,梁院長和和香港記者見面,花了三分一時間講長者和安老院的危機,表示要加快為長者接種疫苗, 提了兩次「重中之重」。他的原話是:

「我們感覺到當前重中之重的任務,應該放在:努力地減少感染,減少發病;要努力地減少重症,特別是努力減少死亡這方面,要作為當前最優先的抗疫工作。」

「死亡的老年人中疫苗接種的比例總體是低的,和整個香港市民的接種平均水平有很大差距。而科學上已經證明了疫苗在防重症、防死亡上是有效的,怎麼儘快把老年人疫苗接種的覆蓋率提上來,我認為是當前的重點之重。」

記者問他有關全民檢測的問題,他沒有回答。

商業電台網站

3月4日 (週五)《紫荊雜誌》發表了梁和記者談話的全文,由香港鳳凰衛視 秦玥整理,題為《梁萬年:香港抗疫是全社會必須參與的系統工程》

同日,香港中聯辦在其網站轉發《紫荊》全文, 顯示了官方的認可。

--

--

Ying Chan

Ying Chan

Journalist, educator, e-learning advocate , media consultant, professor & founding director (1998–2016) of the Journalism & Media Studies Centre at HKU.